登陆

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政策

admin 2019-08-29 215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近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发布《2019年二季度中国杠杆率报告》。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末,我国宏观杠杆率为249.5%,较2018年末上升5.8个百分点。相对于2017年仅上升3.8个百分点以及2018年下降0.3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杠杆率的变化态势发生了一定程度的“逆转”。

  分季度来看,一季度宏观杠杆率大幅上升5.1个百分点,而二季度仅小幅上升0.7个百分点。这显示杠杆率快速上升的势头被抑制住了。

  分部门来看,上半年,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上升2.2个百分点(一季度上升3.3个百分点,二季度下降1.1个百分点),居民部门杠杆率上升2.1个百分点,政府部门杠杆率上升1.5个百分点(其中中央政府杠杆率下降0.04个百分点,地方政府杠杆率上升1.6个百分点)。居民部门和政府部门的杠杆率延续了近年来整体上升的趋势。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近年来一直下降,但在一季度较大幅度反弹,是宏观杠杆率走势“逆转”的主要原因,但二季度又重新进入下降通道。

  虽然上半年宏观杠杆率的走势出现了一个变化,但去杠杆——更准确地说是稳杠杆——的基本方针其实并没有变,仍然是有序推进结构性去杠杆,主要方式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政策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政策是审慎监管。与此同时,货币政策并没有收缩或扩张,仍然是松紧适度,金融政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政策策更是继续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报告指出,由于监管的加强,短期撸丝二区消费贷进入房地产市场的现象大大减少,P2P、小额贷款的余额出现了减少或增长停滞,这或将对居民部门杠杆率上升产生进一步的抑制作用。在非金融企业融资方面,由于对非标融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政策资的规范,近年信托贷款、委托贷款、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的余额增长缓慢,是拉动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下降的主要原因。在地方政府债务方面,由于化解隐性债务,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增长受到了控制。

  通过审慎监管,高风险的加杠杆行为减少了,因而出现了结构性的去杠杆。但是,规范的融资行为并没有受到限制,还是在稳步增长。例如,银行贷款余额还保持着较高的增速,继续推动杠杆率上升。地方债券的发行大大提速,全年新增债券发行限额为3.08万亿元,上半年就用了限额的70.7%。

  宏观杠杆率2017年稳下来,2018年小幅下降,今年一季度较大幅度上升,二季度升幅收窄,这些变化主要是经济运行的结果。未来一段时间,可以预见,通过审慎监管结构性去杠杆的方针也不会变。

  但是,由于第二季度GDP增速下滑到6.2%,有人认为,是去杠杆导致了GDP增速的下降,为了稳增长,去杠杆的力度应该减弱。而一二季度杠杆率变化与GDP增速的对比,更加强化了人们的这种印象。一季度杠杆率大幅攀升,与之相对应的是一季度经济增长的“超预期”;二季度杠杆率增幅大幅回落,与之相对应的是一季度经济增长放缓。看起来,杠杆率变化与GDP增速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不难得出结论,从提升稳增长助力的角度,我们需要容忍杠杆率的适度抬升。

  但实际上,杠杆率变化与GDP增速之间并没有这么强的因果关系。宏观杠杆率等于债务与GDP的比例,一季度杠杆率大幅攀升,主要不是因为债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政策务增长加速了,而是由于GDP的因素,这体现为两个方面。首先,我国一季度GDP总量较小(相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政策比其他几个季度),因此一季度的宏观杠杆率会偏高。从BIS的数据看,过去几年,一季度宏观杠杆率的升幅要大于其他季度。其次,今年一季度的名义GDP增速偏低,仅为7.8%。第二季度虽然实际增速低,但名义增速为8.3%,高于一季度。

  一季度杠杆率升幅大而名义GDP增速较低,二季度杠杆率升幅小而名义GDP增速较高,可以说明,杠杆率变化与GDP增速之间并没有非常直接的因果关系,并不是加杠杆就能拉动经济增长。实际上,现在能加的杠杆还在继续加,去掉的杠杆主要是高风险的。如果继续允许高风险的加杠杆行为,宏观杠杆率就会提升,而这是非常危险的。

  我们应该果断走出依靠加杠杆刺激经济增长的思维方式,转向切实巩固实体经济的发展基础。实体经济没有良好的发展基础,金融扶持就起不到真正有力的作用。近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研究推动区域经济布局、提升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水平,就是一个新的思路。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DF512)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